狡顾

夺刹小段子,暂时性失明。

夺路听到消息的时候刹车已经在背离记和醉醺醺的旋刃大打出手了,这很正常,独眼的战士总是想和人一较高低。然而也很不幸,因为这代表有人要被前任 提尔莱斯特执行官关禁闭了。


哇哦,这可真是大不幸啊。夺路挺幸灾乐祸的想着,他已经能想象出酒醒之后搭档吃瘪的苦闷表情了。这让他的芯情莫名的愉悦起来,大概是因为世上大多数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管是哪种痛苦。他哼着小曲一路脚步轻快的算准时间去禁闭室领人,已经打好的腹稿在见到刹车暗淡无光的光学镜头的时候悉数吞回了肚子里去。


下线了?夺路疑惑的想着,伸手去轻轻的拍一下刹车。刹车?你醒着吗?

刹车的光学镜亮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又暗了下去,蓝色的小跑车茫然的侧了侧头,似乎在努力辨别声源位置。他有点不确定的开口。夺路……?


哇——这可真是好玩了。夺路摸着下巴后退一步,他半弯下腰看向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的搭档,伸出手去在刹车眼前晃了晃。刹仔?你还好吗?

刹车的光学镜并没有随着夺路的动作而聚焦,仍然是低暗的散着光芒,他抬起头凭着感觉去看夺路,微微叹了口气摊手道。老实说……不太好。我的光学镜头被旋刃打坏了,船上没有适合的型号。


所以你现在看得到我吗?刹仔??夺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慢慢站起来的刹车。语气里并没有很担心的意味。哦拜托,整个塞星最好的医疗单位可是在这艘船上呢。

看不到。刹车干脆利落的说道,他点了点自己的镜片。连接光镜的线路有损伤,我现在只看得到一片黑暗。而且依我来看,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好一段日子。自我修复效果不大。


夺路有点百思不解,又带着些啼笑皆非的看着搭档,语气浮出一丝戏谑的意味来。说实话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被旋刃伤到,我是说,以前的身手都落下了吗?他顺手握住刹车的手,牵引着他向外走去。失忆的理论家出于本能的亲近着夺路,顺从的跟随着逃跑大师的脚步。


看起来他也有点后悔。刹车长吁短叹了一声,表情看起来挺后悔的。我猜是高纯烧坏了CPU。刹车哼哼着安静下来。隔了片刻,又喊住在前边领路的夺路,有点纠结的开口。这几天估计要麻烦你照看我了。


夺路闻言,音频接收器瞬间抖动了一下,他眯起光镜似乎在忍笑,装甲有小幅度的抖动。好吧,好吧。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场景啊。夺路暗自思忖着,将刹车刚才的那句话封进记忆扇区里。他的芯情再度活跃起来,连带脚步也轻快起来,打量着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把人领进了自己房间里。


完~

其实还有后续~

以及按耐住自己写拆的想法真难……似乎理解了拆文那么多的原因😂

以及微博发不出去,心塞。嗯


   
评论
热度(11)
爬墙如风,墙头无数。微博ID同名狡顾。
© 狡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