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顾

【守望先锋】RM师徒组。瑞破/麦克雷。Whiskey•01

自娱自乐的……短文。各位开心就好。满足自我脑洞一下(。ò ∀ ó。)。

01
没有比这更狼狈的时刻了。

昔日大名鼎鼎的神枪手杰西•麦克雷此刻蜷缩在一间废弃的厂房里无不自嘲的想道。他藏身的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灰尘,堆满了各种脏乱的杂物,幸运的是那些东西大多数是纸箱子,从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棉絮和纺织物品的霉味。

但麦克雷眼下并没有闲心逸志去拆开那些箱子来证明自己的猜想。他的伤口痛的要命,左臂在被追缉的过程中让国际刑警的强大火力给打的鲜血淋漓面目全非,腰腹的护甲也被打的七零八落,还有许多弹片嵌在他的肌肉里,那使得伤口无法愈合。温热的鲜血不断的渗出身体,将他深棕色的衣衫浸的粘腻湿润,在痛死之前很有可能失血而死的情况下他选择用他的斗篷去包扎,他的红斗篷也还勉强算得上是干净了。他将斗篷撕出一些布条,其中一些拿来包扎身上琐碎的伤口,另外剩下的则被他全数裹上了左臂。他勉强脱身的时候一向不离身的牛仔帽也不知被击落到了哪里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枪还在,维和者安静的躺在他的右手边,枪身上仍泛着冰冷但却柔和的金属光芒。

神枪手将他的武器握进手中,倚着墙抵抗着不让自己昏厥过去,他失血太多,虽然还没有到致死量,但也足够让他出现休克症状。

不,还不到时候,现在还不行。他对自己说。他一边数着剩余的子弹,一边凝神静听房间外的一举一动,追兵似乎近在咫尺,而他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斗拉人垫底的准备。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吧。他咬着牙站起身,在敌方踏入房门的一瞬就已经将冰冷的枪管抵上了对方的脑门。“再见了。”他的视野早就模糊起来,眼前阵阵发黑,但纵然是一个新手,也不会在这种距离失手。最后的四发子弹全都轮空,还未来得及细想这是怎么一回事,敌方的攻势便迅猛而至,准确无误的锁中了脖颈,那力道游刃有余熟练无比,一分一分缓慢而有压迫感的收缩着,逼得牛仔不得不仰起头对上那副可怖的白色面具。麦克雷张着嘴努力呼吸,但声音破碎成一团在喉间振动,无法吐出任何完整的或者是有意义的话语。

仿佛欣赏够了他的痛苦姿态,对方撤去了掐着他脖颈的手,嘲讽讥笑的语气透过面具准确无误的传入牛仔的耳中,却像一道惊雷,骤然炸开了混沌一片的脑海。“你可真狼狈,杰西。”

麦克雷在他松手之后立即咳嗽起来,大口的呼吸了好几口空气,待呼吸稍微通畅了些才仔细打量对方。“你怎么成了这个……模样?莱耶斯?”

“那也比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要强许多。”他的前长官和师父毫不留情的嘲笑着他尴尬的现状,看着他犹如濒死野兽的模样一声意味不明的气音从鼻子里哼出来。“真是忘恩负义的家伙。”他说。“师徒重逢立马就给我四发子弹做见面礼。”

“你还想掐死我呢。”他的徒弟则捂着腹部翻了个白眼,嘴唇发着抖没有一点血色,语调都在颤。

“那是因为你开枪在先。”他注视着牛仔紧绷而戒备的精神状态逐渐松懈,脸上显出疲惫神色,这才开始在厂房里昏暗的光线下仔细的打量他的小徒弟。

血腥气在空气中盘旋徘徊,而麦克雷已经开始被伤痛侵蚀意识,他的视野阵阵发黑,紧绷的精神在得知对方真身时已经瞬间松懈了大半,强撑着的气力一泄身体连保持站姿都变得十分困难,外界传来的声音变得遥远模糊,最终他向前倒去,全身脱力的一头栽在了那个近在咫尺的人的身上。

莱耶斯看着自家的小徒弟突然断片人事不省,本能使他伸出双手将对方抱住,怀抱的姿势使他能更清楚的看到脸侧那个把脑袋磕在他肩上的青年,对方的面色苍白并冒着冷汗,双唇也是枯无血色,而且短短几秒钟内他的指间已经沾满了对方伤口处溢出的鲜血。

“该死。”黑色的幽灵将昏迷不醒的牛仔包裹成一团,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tag。

   
评论(2)
热度(77)
爬墙如风,墙头无数。微博ID同名狡顾。
© 狡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