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顾

【法老之鹰x卢西奥】深夜不说话

讲道理!!超好吃!!

脑波隧道:



群里赌bo(???)点梗轮到我的产物,@假装在地球 钦点的法D!


剩余关键词是  @魔翔技校  心心念念的颁奖典礼!然而我写的肥肠擦边球


邪教管喂不管饱!要吃售后的找 @假装在地球 !




法老之鹰x卢西奥


关键词:正装,颁奖典礼,卸下的腿甲


声明:这两个角色都不属于我,我只买OOC和流水账的单


这是GB GB GB


 


+++++++++++++++++


 


法芮尔正在狂躁的看着新闻。


老实说,完成了一次远途任务的她本该和狂躁这个词相去甚远,她该在结束了齐格勒博士的问诊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的洗个澡,之后她将会来一罐啤酒,伴随着电视柜里新闻播报员悦耳的声音昏昏欲睡,将那些硝烟和战火一股脑锁进心里的角落。


然而这一切都泡汤了,几乎在她刚到自己房门的时候,住在另一层的卢西奥就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 


“抱歉,法芮尔,我房间的照明系统似乎出故障了,我能在你这儿护理我的扩音枪么?”来自巴西的DJ如此说道,他含糊古怪的巴西口音总带着一股暧昧不明的亲近和善意,你知道,这真的很难让人拒绝。


“噢,为什么不行呢?我是说,来吧,你可以待到任何时候。”


……


去他的! 


法芮尔追悔莫及,卢西奥明显不打算只借用她的光源,这个DJ进来之后只是和她有搭没搭的聊了几句便开始默不作声地捣鼓起他构造不明的音波武器。法芮尔安静的看了一会儿便不理会他进内间洗澡了,她故意拖慢了时间,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来打理自己,本以为等自己料理完一切屋里就清净的只剩她一个人了。然而待她再次走进客厅,那个巴西人根本没有离开,甚至又从自己的房间拿来了他的腿甲心安理得地在上机油! 


上机油!伙计!铁匠老头的工作室还亮着灯呢!


“我本想找托比昂的…”大概是她的眼神太过惊讶和露骨,卢西奥从一地零散部件中抬起头,“可是他似乎和莱因哈特出去喝一杯了。”说着他还小心翼翼拽紧了油壶,脸上的表情和看到主人出门的小狗一般。 


……去他的。


卢西奥 真的 很难让人拒绝。 


“随你吧…”法芮尔觉得自己什么脾气都没了。


  


因此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不能说不是法芮尔自己的导致的后果,在持续忍受那个DJ制造的各种细小的噪音之后,她的焦躁值到达了顶峰,虽然她尚能语气平静地和坐在沙发前地板上的卢西奥心聊天,然而对方制造的各种状况就如同小动物的爪子一般挠在她脆弱的神经上,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崩溃完全是归功于曾经在安保公司经历过各种风浪的强大心理。


老天,任务中干脆利落的卢西奥可比这个穿着可笑背心坐在我地毯上的家伙可爱多了!他原是那么讨人喜欢的人! 


终于在持续尴尬的氛围里,屏幕中毫无起伏的新闻播报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法芮尔放弃了理解新闻内容这件现在来说对她一团浆糊的脑子太过压的事情,转而开始把注意力挪到专心捣鼓部件的DJ身上。


对于一个守望先锋队员来说,他看起来未免有些年轻了,她对这个了不起的男人的种种经历都有所耳闻,然而对于现在而言,每一场针对黑爪以及潜在智械危机的战斗都太过血腥直白,这个身着半身机甲,跟着他们在战场上跳来跳去的年轻DJ看起来还是太脆弱,他不如哈娜那样拥有保护自己的重型装甲,甚至连自傲的音波武器都并不十分强力,每当在集体任务中看到卢西奥奔奔跳跳在莱因哈特身后躲避流弹努力辅助全小队的模样,法芮尔都会忍不住皱眉,因此每次和卢西奥一起出任务,法芮尔都会下意识的更卖力,只要在半空更强火力地镇压敌人,地面上的同伴就会多一份安全。


毕竟守望先锋的大部分队员都有足以力挽狂澜保护自己的装甲武器,而卢西奥却只有那把仿佛玩具一般的扩音枪和自己。


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在意和保护是源于担心。 


卢西奥漫长的装备护理之旅似乎终于走到了尽头。他欲盖弥彰地收拾好他的左右家当,似乎并不准备为自己磨蹭在女队友的房间里这件事做过多的解释。收拾完了护理箱,他再也找不到可以继续赖在法芮尔房间内的理由,她好笑地看着卢西奥明显空闲下来不知所措的双手,一晚上的焦躁似乎都被这可爱的情景给抚平了。


“卢西奥,”法芮尔打断他各种紧张的小动作,“你在我这儿耗了几乎整个晚上,真的没有重要的事和我说么?” 


“什么?不,不是,你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来借灯的!”


“你住在另外一层,隔壁就是哈娜的房间,她同你的关系明明和比我更亲近,”她残酷地拆穿真相,“况且我从齐格勒博士的医务室回来的时候,托比昂正拖着堡垒往工作室走呢。” 


“……”


卢西奥平时活泼的嘴巴被堵得什么都吐不出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膝盖上的一块新伤疤,法芮尔对这疤痕有印象,那大概是上回在66号公路押送补给时被炸碎的岩石给割伤的,那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她拼尽了全力却仍不能保证所有人安然无恙,一切结束之后,卢西奥甚至不堪重负地挂在莱因哈特身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如今快过去一个月,当时看起来很严重的伤如今也变成一块快要好全的疤。可是可怜的卢西奥,慌张的卢西奥,他为了掩饰心里的什么正在用手指神经质地抠着它。


“Hey,别那么紧张,我并没有质问你的意思。”法芮尔再也看不下去了,温和地出声提醒他。


卢西奥的手指僵在自己的膝盖上,又用那种弃犬一般眼神看了她一眼。


法芮尔的语气更温和了:“抱歉用那样的语气和你说话,可我真的有点累了,原谅我吧我已经10多天没有回‘家’了。”她看着巴西人的反应忍不住扯出一个真心的微笑。


听见她的回答,卢西奥一直紧张着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背脊摊再沙发脚边,整个人都放松了,“哦,法芮尔,该说抱歉的是我,我完全可以在明天训练时和你说话的!”他的语气渐渐活泼了起来,又成了那个带给所有人善意的卢西奥。


法芮尔轻轻地笑出声,她喜欢和这个男人的相处。 


卢西奥背靠在法芮尔脚边,今天晚上第一次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真的太久了法芮尔,太久没有见到你了,”他被头顶的灯光晕了眼睛,法芮尔能从他半眯的眼睛里看到自己逆光的倒影,“听说你今天回来了我真的很高兴,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侯在你房间门口了!”


法芮尔想象着卢西奥等在楼梯口或是房门前的情形,甚至能猜到他被路过的队友询问时的表情,不禁被这画面逗的乐不可支。


“你可真不够高明伙计,竟然拿着武器站在我的门口,如果不是在本部,你或许会被当成危险分子!”


“真抱歉,”卢西奥看起来有些害羞,但是他的眼神比先前更加真诚了,“可是我真的十分想念你。”


他的嗓音很低,这句话在房间温暖的灯光下被说的模糊不清,凭空竟多出一份稀薄的暧昧感。法芮尔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两人之间原本轻松的气氛也不复存在了,那种淡淡的尴尬似乎又回来了。 


她看着卢西奥的脸,思考这些话中的分量,那些回忆里被囫囵界定的片段又重新被翻在了台面上:机舱前担心的话语也好,措不及防被发现的眼神也好,以及总能及时支撑起背后安心的手臂。这些曾经被她忽略或者无视的细节在这静谧的二人空间中被无限的放大,所有的只言片语似乎都引导向了同一个结果。


是嘛,原来是这样的


“哇哦…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你喜欢的型……”她被自己说出的事实撑得满心发涨,酸涩并心跳加快。


卢西奥的瞳孔因为她的话而放大,并不十分高明地抓起她手边的遥控器无意义的换着频道,然而他脸上的情绪管理做的十分糟糕,法芮尔看见他深色的耳廓都因为害臊而泛出红来。她的内心因为这景象整个都柔软起来了。


“卢西奥,”法芮尔轻轻地依偎在和他并排的位子推着他的肩,“和我说说话吧卢西奥?”然而年轻的巴西男人固执的盯着荧光屏,此刻上面正放着一档深夜毫无笑点的脱口秀,“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卢西奥?我是说,为什么呢?你是那么好的人,而我和你简直像两个世界……”


她越说卢西奥的脸就越红,最后甚至将脸埋进曲起的双膝之间,右手无意义的调着台,正在微微发抖。


“我不如哈娜年轻,也不如安吉拉温柔,甚至不如美那样可靠……”她有点语无伦次了。


卢西奥抖的更厉害了,他都不能准确的按下遥控器的按钮,他赌气地乱按一通,荧光屏在随意的乱跳,并伴随着高高低低的音量,乱的简直像两个人的心境。


 


 


[——谢谢!那么卢西奥!对于这次获得的终身成就奖——…]


此时的屏幕上有什么声音抓住了混乱的两个人,那场景似乎是一场盛大的音乐盛典,灯光纷乱的舞台上法芮尔身边的这个男人正穿着一身礼服手持奖杯缓步走上发言席。


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呢?一生都被束缚在军队和任务中的法老之鹰从未见过这样的卢西奥,他充满自信步履坚定,整个场馆的欢呼就是他成功的洗礼,虽然笑着站在舞台上却仿佛像在战场上一般坚不可摧。 


法芮尔被这画面深深地吸引住了,一旁她认为坚不可摧的男人却慌张的仿佛孩童,正准备换台的手又怎么能躲得过经验丰富的法老之鹰呢?法芮尔二话不说抬手将卢西奥牢牢地圈在双臂之间,瞬间制止了他所有的动作,那个遥控器因为突如其来的肢体动作被甩出去好一段距离。 


他的体格真的不十分强健,法芮尔感受着双臂之间的距离抽空想到,我竟然能将一个男人抱满怀。


 卢西奥被她阻止了所有动作,甚至连用双手捂住脸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屏幕上的另一个自己说着一些他现在根本不想听到的话,


 [——谢谢各位,拿到这个奖我真的很高兴!谢谢组委会对于我音乐创作上的理解——…]


 法芮尔看着荧幕中的他身穿米白礼服,亲吻着手中的奖杯并说着好多的漂亮话,闪耀到几乎不真实。而在她怀里的这个,正慌乱惊恐地仿佛在受酷刑,被点破的暗恋和看自己颁奖典礼的羞耻感让他半天说不出话来,甚至昏暗的灯光和深色皮肤也掩盖不住他发红的脸色。


 


[——也谢谢在座的和全世界的!这个世界需要音乐——…]


 


[——也需要信仰,更需要光!——…]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迷蒙中她仿佛在心中的混沌中找到了一片光,这光似乎是很早之前便扎根在她心里,或许在这战火纷飞的局势里她也曾软弱也曾想要放弃,然而这光一直如影随形,总能在她最软弱和想要放弃的时候给她支持。她终于明白先前对卢西奥的担心是多么可笑,这个小个子男人内心有多么的强大,能够在绝望中绝处逢生,之后成为一些人的信仰,成为一些人的坐标。她原以为自己才是队伍的保护神,而如今看来这想法是多么的狂妄和可笑。


 可现下,这个刚被她定义为强大的男人正一脸鸵鸟的企图藏起自己,这让法芮尔抑制不住地笑出声。


 刚获得最高殊荣的巴西男人终于到了临界点,奋不顾身地挣脱了法芮尔的控制,踉跄地想逃走。


 “卢西奥,卢西奥!”法芮尔被他带着差点摔倒在地,堪堪抓住了DJ的手腕,“不、别逃!卢西奥!听我说!”


 


[——我爱这个世界!——…]


 


“而我也爱你!!!”


 


 


 


这句话仿佛是魔咒,让她觉得周身的一切都静止了,屏幕上灯光乖离的舞台,昏暗的房间,卢西奥沁着汗水的手指,什么都抵不上此刻她如雷的心跳。


 ……


“…怎么,埃及人都喜欢这么直球么?”好半天那男人终于回过头,笑着,脸上还带着残余的惊慌。


 “哈,火箭弹幕来袭,接好吧。”


 


 




FIN




大概会配图



   
评论
热度(143)
爬墙如风,墙头无数。微博ID同名狡顾。
© 狡顾 | Powered by LOFTER